夕暮れのからす

【何もレなぃで生きてぃたぃ
我想要什么都不做的活着】
此号用来打call

【幸律幸无差】幸运为何物

【终于把这个沙雕玩意儿填完了
@罔水行舟_依然是条咸鱼 与原稿出入很大,强行加了很多戏,但我写的很开心
接上篇,看评论
话说你们能给点评论吗,我有点怕你们暗算我😂】

“我去找密码机,别跟着我。”弗雷迪确认了一下几个密码机的位置,将地图收了起来。幸运儿撇撇嘴不屑地说:“跟着你?别开玩笑了,我还想找爪爪杰愉快地玩耍呢。”拍了拍弗雷迪,完全无视他嫌弃的眼神,继续说道:“倒是你一会儿别过来拖我后腿。”

说完幸运儿就径直去找杰克了,弗雷迪找了个密码机破解起来。

“爪爪杰”,那个小鬼还是那么不正经,竟然敢给监管者取这样的外号。弗雷迪想着想着嘴角上扬,也就这样的傻小子能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给他一丝温暖吧。

而另一边,幸运儿则开始了他反追监管者的大业。他先是悄悄地躲在了医院的二楼的窗户那儿观察起来。现在的杰克处于隐身状态,照道理说没人能发现他,可是身后飘落的玫瑰可是无形中暴露了他所在的位置。

“爪爪杰,我在这边,来追我呀!”幸运儿朝着玫瑰飘落的地方呼喊,玫瑰飘落的痕迹改变了,朝着医院的方向而来。

弗雷迪掏出手绢擦拭着头上的汗,他能那么安心的解密码机绝大多数是因为那个小鬼。从远处传来翻板的声音和杰克吃痛喊声,幸运儿竭尽所能地与杰克周旋,还连累了艾米丽黛儿。尽管如此,还是被杰克抓了一爪子。

那个小鬼,腿快断了。弗雷迪如此想着,加快了破译的速度。话说伍兹小姐在干什么?还在拆狂欢之椅吗?

杰克的穷追不舍在幸运儿给了他一枪后出现了短暂的停止,他趁此机会找了地方躲了起来。他没有选择用镇定剂,此时的疼痛反而能让他清醒一些,他可不像某个上等人一样弱不禁风。

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四团光亮在头顶闪着。还差一台,再解一台就可以开启大门了。身边就是一台密码机,幸运儿努力撑起身子,开始对密码机敲敲打打。他虽然接受过教育,但也只是让他能识字写字,因此破译过程十分艰难,“滴答”声让他很烦躁,校准错误让他触了一下电,混沌的思绪瞬间清醒了很多。

杰克肯定注意到这里了,我得快点。幸运儿晃了晃脑袋,试图加快破译的速度,头上的灯似乎透出微弱的光芒。

弗雷迪躲在板子后面目送着杰克往幸运儿的方向走了过去,不知是什么促使他跟了上去。如果幸运儿被送回庄园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我,弗雷迪如此想着。

在幸运儿头顶的灯彻底亮起的那一刻,杰克也到了。他往墙后面绕,躲过了一击,杰克身影也慢慢显现。看到杰克的准确位置,他将没电的手电筒砸向他。手电筒被爪子切成了几段。

“喂,杰克,看这里。”弗雷迪的突然出现不仅使杰克吓一跳,也使幸运儿吓一跳。他不要命了吗?!他刚想冲出去就弗雷迪,却被身后的人拉了回来。

“嘘,我在这。”是魔术棒。弗雷迪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用上它,他也被自己的大胆给震惊了。要知道他的职业使他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。

幸运儿松了口气,握紧了弗雷迪的手,杰克发现眼前的人是个虚影了,大门已经打开,他拽着弗雷迪拼尽全力狂奔,两人齐齐摔出了大门。

幸运儿倒在地上,翻了个身,对上了医生和园丁的怒视,杰克还在门口挥动着爪子。没心没肺地笑了一下,随即捂嘴咳嗽起来。

弗雷迪站起身,向幸运儿伸出手,将他拉起来,也不管幸运儿的血渍染上本就不算整齐的白衬衫。

“你说我为什么叫幸运儿呢?”幸运儿问弗雷迪,“明明一点也不幸运。”弗雷迪回想起和他的种种经历,并没有觉得他不幸运,相反是幸运过头了。

“是吗,我觉得从某一方面,你真的很幸运。”两人相互搀扶着往外走,园丁和医生在前面说说笑笑。

幸运儿笑得很开心:“我最大的幸运是遇上你。”

The end

评论(7)

热度(30)

  1. 鸦九夕暮れのからす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