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暮れのからす

【何もレなぃで生きてぃたぃ
我想要什么都不做的活着】
此号用来打call

【幸律幸无差】幸运为何物

【第一次发文有点紧张
这大概是个沙雕玩意儿
可能有园医但大概看不出来
会有下
可能会有ooc
我和 @罔水行舟_依然是条咸鱼 一起完成,大概是我写幸运儿她写律师
如果能接受,请继续阅读】  

双脚失重的感觉突然消失了,紧接着后背传来硬物冲撞的剧痛,未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开来。弗雷迪莱利棕色的短发被汗水打湿,紧贴在脸上,暗红色的圆框眼镜出现了细微的裂纹。白衬衫皱成一团,早已没了被主人细心打理过的样子。

这场游戏的监管者是杰克,此时他正满意得哼着令人畏惧的旋律,渐渐隐去身影。狂欢之椅上的荆条毫不留情地勒紧,荆条上细小的尖刺随着弗雷迪地挣扎划破了陈旧的衣装,白皙的身体上出现了道道血痕。

他可以看到玫瑰手杖上飘落的玫瑰花瓣正在离他远去。也许是疏忽,也许是认为没有必要,杰克没有将他的双手捆进荆条里。他打开被他捏皱的地图,身上的疼痛在加剧,他必须做点什么来转移注意力。他并不是不期望有谁会来救他,倒不如说是这场游戏并不是一个互相帮助的游戏。

参加游戏的所有人,包括所谓的监管者,都是怀揣着各自的目的来到这个庄园,要是有合作也是各取所需罢了。

不过他倒是知道一个看到人就会救的傻小子。

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,计时器已经过了一半,他可以听见远处杰克的怒吼和黛儿小姐和伍兹小姐尖叫声,就是不见那傻小子的身影。

“呦,这不是律师先生吗?”幸运儿略带戏谑的声音出现在弗雷迪身边,吓得他手一松,全是血污的地图掉在了地上,“还在看地图......这么相信我会来救你啊?”说着捡起了地图,沾满了鲜血的地图其实已经报废没有什么作用。

幸运儿抛着手电筒,饶有兴趣地看着他。

“别废话,我要上天了。”形势所迫,弗雷迪也顾不上礼仪,用显得十分粗鲁的语气催促幸运儿。

幸运儿微笑着掏出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小刀,干脆利落地割断了荆条,将弗雷迪从椅子上拉了下来。然后他又掏出了医药箱给面前柔弱的上等人包扎起来。

“箱子里的好东西不少啊。仙女棒要不要?”

弗雷迪整理一下皱巴巴的衬衫,扶正了自己的眼镜无奈地说道:“不要给罗伊先生的魔术棒起这种外号,他会把你变成兔子的。”

“啊?什么啊,明明你才是最像兔子的那个吧。”幸运儿噘嘴回答道,显然是对这个上等人的管教显得很不满意。

上等人抿了抿嘴,试图将两颗板牙藏起来,暗自说了句小鬼,接过幸运儿递过来的魔术棒,思考着一会儿它的用途。

“还有这个,”幸运儿又递过来一张崭新的地图,“你的那张不是脏了吗,反正我也看不懂,就给你了。”

弗雷迪稍稍愣了下(这种纯情少女递巧克力的既视感是什么情况)一言不发地接过了地图。

Tbc.

评论(3)

热度(30)

  1. 鸦九夕暮れのからす 转载了此文字